【探索星空】多面天才雨果的“中国情结” ——走进“维克多·雨果:天才的内心”展览

阅读: 作者:admin   发表于 2019-10-22 06:09

  

“雨果是大海”。8月13日,“维克多·雨果:天才的内心”展览在上海开幕,五大展区逾200件雨果创作及相关作品讲述了一个多面天才的一生。这是迄今国内最全的雨果大观,由上海明珠美术馆与巴黎博物馆联盟(巴黎雨果故居博物馆)联合策划举办,鲜为人知的雨果绘画、装饰艺术作品和雨果的“中国情结”在这里淋漓尽致地展现。

维克多·雨果半身像(雕塑)

由奥古斯特·德·夏特林创作的《正在阅读的莱奥波尔蒂娜》同样是此展的重要作品。莱奥波尔蒂娜是最受雨果宠爱的长女,画中的她正在阅读与中世纪彩绘相关的手抄本,画面暗示了她的父亲维克多·雨果是《巴黎圣母院》的作者。1843年,新婚的莱奥波尔蒂娜意外溺亡后,这幅画像成为雨果寄托哀思之物。此后,雨果一直未从悲伤中走出来。

雨果曾将自己的一生分为三个阶段,以“流亡”为重要分界点。此次展览也遵循时间与重要作品的脉络梳理,分五大展区:“流亡前”“流亡中”“流亡后”“荣耀”“雨果与中国”,按雨果人生的时间轴,一线贯之,一条路径走完即可概览雨果的一生,走进“天才的内心”,看到一个有血有肉的真实的雨果。整个展览立体直观、耐人寻味。

有人说,雨果是气象万千的诗神,是长存不朽的小说家;有人说,他是开辟了一个时代的戏剧大师,是妇孺皆知的超级文豪。怎样的褒奖之于他都不为过。与其同时代的诗人波德莱尔称雨果是“一位超越国境的天才”。文艺评论家洛德·鲁瓦形容雨果,“像高峰,像森林,像龙卷风,或者像这些可以和自然奇观一比高低的人间奇观”。

巴黎雨果故居博物馆为此搬来不少珍贵馆藏,绘画、雕塑、摄影、书籍、书信手稿、室内装饰、日常用品等种类繁多,其中有很多是第一次在巴黎之外展出。比如在展览序幕中揭开的《维克多·雨果画像》,白发白须的思考者雨果,出自画家里欧·博纳之手,也是大众最为熟知的雨果形象。这一序章是雨果的生平简述,展出了雨果不同时期的画像、照片,还有他的手模、发束、法兰西学院院士服等,瞬间拉近了观众与这位中等身材的19世纪天才的内心距离——原来他是这样的雨果。

有趣的是,身处19世纪法国的雨果,一直关注东方文化,尤其对中国情有独钟。从他的创作和藏品中可以发现,这是一位热情的“中国风”爱好者,展览为此特别开辟了“雨果和中国”专题区。“人们在这里能看到雨果的作品、谈论雨果的书籍,这太美妙了。”巴黎雨果故居博物馆馆长、雨果展联合策展人热拉尔·奥迪内兴奋地说。

朱丽叶·德鲁埃画像(油画)

雨果热爱装饰艺术创作,他试图创造一个令自己满意的、舒适的、他所喜欢的环境。他收藏中国瓷器和艺术品,以此装饰根西岛住所“高城居”和情人朱丽叶·德鲁埃所住“高城仙境”。这两处居所都由雨果亲自装饰设计,他从中式竹质屏风、瓷器和家具中汲取绘制人物、花卉的灵感,为“高城仙境”创作了一组“中国题材画”,以此图案制作木刻彩绘漆板装饰室内。这两处空间成为雨果借鉴中国艺术,在装饰艺术领域探索的代表作。

雨果的天才不仅在人们熟悉的小说,也在他的诗歌、戏剧、文论,在他的绘画与装饰艺术创作。此次展览特设雨果绘画专区,精选他极具代表性的重要画作。雨果从1834年夏季旅行途中开始他的绘画生涯,用画笔记录下沿途风景,并在之后逐渐融入想象的成分,进入精神世界的探讨。尽管在雨果自己看来,绘画仅仅是个人消遣,“在写两节诗的中间,得以轻松一下”,他留下的画作却超过3000幅。他随心所欲地信笔涂鸦,记录所见所思,在负有责任的文字之外用图像放飞思绪。

如今,根西岛的“高城居”,是一座琳琅满目的中国艺术陈列馆;“高城仙境”则成了巴黎雨果故居博物馆的“中国客厅”,雨果创作的木刻彩绘漆板全部陈列其中。此次展览,不仅带来了雨果的“东方幻想画”,带来了“中国客厅”里最具中国风的彩绘漆板,也带来了“高城居”的360度全景影像和修缮访谈视频,还原雨果住宅实景,给予观众身临其境的感受。

正在阅读的莱奥波尔蒂娜(油画)

雨果早期的绘画创作中就有一组“东方幻想画”,描绘他想象中的东方景观、中国建筑和人物,甚至有些建筑上的铭文都在模仿中国汉字。雨果对中国文化欣赏而赞美,他知道自己的中文名字,曾写过一首小诗《中国花瓶》。

现场还有一些和雨果生活及家人相关的画作,如由朱尔·巴斯蒂安·勒帕吉创作的《朱丽叶·德鲁埃画像》。1833年,朱丽叶·德鲁埃饰演雨果剧作《吕克蕾丝·博尔日亚》中的人物,两人相识并坠入爱河。这段感情一直持续了50年之久。朱丽叶一生都在等待雨果,而后者并不希望破坏原有家庭。朱丽叶习惯每天给雨果写至少一封信,讲述爱恋和日常琐碎,这10000多封信成为了解雨果生活的宝贵渠道。直到1872年底垂垂老矣时,朱丽叶才得以与雨果住在同一屋檐下,并尽心照料雨果的日常起居。

展厅里,从1834年开启的旅行画、带有签名的标志性风景画,到难得一见的为自己小说《海上劳工》所作插画等,皆可直面观摩原作,并有更多画作以电子影像形式呈现,首次为中国观众集中展现作为画家、装饰艺术家的雨果的一面。在评论家们看来,虽然雨果很少将绘画与文学创作直接联系起来,但是这二者却是他艺术天才彼此相通的两个侧面。

维克多·雨果半身像(雕塑)

(本报记者 颜维琦)

东方景观(素描)维克多·雨果

痴迷“中国风”

雨果何以成长为多面天才?他的一生几乎跨越整个19世纪,丰富而漫长。有人说,雨果写下的最精彩的小说,就是他自己的一生,跟随他的足迹,就是在读一部多彩的19世纪史。

“举办此次雨果主题展,不仅是让中国观众重新认识一位更立体生动的世界文学巨匠,也希望让人们重新燃起对经典文学作品的兴趣,同时探讨文学与艺术的跨界、艺术与生活的融合,希冀引发阅读与思考,开启一段精神上的愉悦旅程。”明珠美术馆执行馆长、雨果展联合策展人李丹丹说。此次展览恰逢中法建交55周年,并作为2019年上海书展重磅活动之一,开展“雨果上海七日行”系列活动。

展览还展出了奥古斯特·罗丹创作的《维克多·雨果半身像》。罗丹非常崇拜雨果,希望为他做一尊半身像,然而雨果由于年事已高,不能长时间固定姿势,拒绝了这一邀请。后来,罗丹借助为雨果画像的速写图,创作了雨果半身像并不断修整。《维克多·雨果半身像》中的雨果头向前倾,作沉思状,见证了伟大的雕塑家与伟大的文学家之间灵魂的碰撞。

正在阅读的莱奥波尔蒂娜(油画)

爱斯梅拉达(油画)

不仅是作家,也是画家

维克多·雨果画像(油画)

爱斯梅拉达(油画)

维克多·雨果,19世纪浪漫主义文学代表,被称为“法兰西的莎士比亚”。他不仅是伟大的世界文学巨匠,也是一位博学的天才。他的创作生涯极长,代表作有长篇小说《巴黎圣母院》《海上劳工》《悲惨世界》《九三年》等,作品宏大雄奇。他也是最早被翻译介绍到中国,拥有最广大中国读者的世界文豪之一。

雨果代表了他的世纪,要描摹他波澜壮阔的人生轨迹并非易事。展览重点聚焦观众耳熟能详的三部雨果杰作:《巴黎圣母院》《悲惨世界》《九三年》,分别作为雨果处于不同时期、不同情境下的代表作,展出形式上不循常规,以同时代艺术家的著名插画为主要视觉呈现,不仅观感上更为立体丰满,也体现了雨果对其他艺术家、对整个时代的深刻影响。

雨果的随手画常常被他作为“名片”或“贺卡”赠给亲朋好友,或是加上自己精心修饰过的画框作为家中的装饰。他偏好用水墨、咖啡渍作画,画作往往呈现棕黄色。在给诗人波德莱尔的信中,雨果写道:“我只是在这些画里混合用上点铅笔、木炭、乌贼墨、煤粉、炭黑,以及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混合物,才能大体上表现出我眼中,尤其是我心中的景象。”

最精彩的小说,就是自己的一生

维克多·雨果画像(油画)

东方景观(素描)维克多·雨果

朱丽叶·德鲁埃画像(油画)

雨果很早就被介绍到中国。鲁迅是最早翻译雨果作品的中国作家,曾在1903年以“庚辰”为笔名翻译了雨果的《哀尘》(原题为《芳汀的来历》,出自雨果1841年所著《随见录》)。这些早期翻译推广,使得雨果在中国拥有极其广大的读者群,尤其小说广受欢迎。


Powered by 重庆时时彩开奖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导航

热点推荐

最新发布

友情链接